分享:

推遲首飛,被寄予厚望的蘇-75能否如期進入軍貿市場?

2022-10-25 09:22 中國航空新聞網 看航空 專欄

今年8月,據塔斯社報道,俄羅斯工業和商業部長丹尼斯·曼圖羅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正在研發中的第五代戰斗機蘇-75“將軍”(Checkmate)的首飛日期將從原定的2023年推遲至2024年。

丹尼斯·曼圖羅夫表示:“因對飛機設計進行了修改,推遲了首飛時間。與此同時,模塊化設計和現代數字技術使我們有可能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做出這些改變。”

低廉售價,搶占發展中國家市場

蘇-75采用機腹進氣道設計、“V”形尾翼和內置彈艙,單發結構也有效降低了維護成本和燃料消耗。

其所采用的“產品30”(izdeliye 30)發動機,則與蘇-57所采用的發動機是同款,最大推力可達17.5噸。

根據俄羅斯此前的宣傳,蘇-75的最大飛行速度馬赫數約為1.8,其最大航程為3000千米左右。此外,蘇-75還具備無人機協同作戰能力,用來應對敵方防空系統。

而可與該機協同作戰的無人機將由人工智能機載計算機和航空電子系統管理。據稱,該系統能夠同時跟蹤和接觸達6個目標。

自從在2021年莫斯科國際航展上首次亮相以來,蘇-75就以其獨特的設計和價格吸引了一批國外潛在買家。

同時俄羅斯也將其低廉的價格作為賣點之一大肆宣傳。據稱,蘇-75的單架價格為2500至3000萬美元左右。

從俄羅斯軍方的態度來看,目前似乎并不青睞這款單發戰機。不過俄羅斯已經將其目標客戶對準了阿根廷、越南、印度以及非洲的一些發展中國家。

俄羅斯為蘇-75制定的初步銷售目標是300架,其中土耳其、沙特、阿聯酋等國家被視作重點潛在客戶。

研制工作在艱難中繼續

2022年初,俄烏沖突爆發。受國際政治影響,俄羅斯航空制造業也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制裁。

在飛機研發生產所需的精密加工設備、半導體以及高端芯片等領域,俄羅斯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外國技術和設計,自身的芯片生產能力也很有限。

根據聯合國數據庫Comtrade的數據,2020年俄羅斯進口了價值約4.4億美元的半導體設備,包括二極管和晶體管等組件,以及價值約12.5億美元的電子集成電路或芯片。

而目前,在高端芯片制造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的韓國和中國臺灣地區,以及在芯片制造材料和設備領域實力雄厚的日本都已經將俄羅斯列入了禁出口名單。這使得俄羅斯被切斷了從正規途徑獲得高端芯片及其材料的通道。

以蘇-57為例,此前韓國半導體公司AC led Acriche一直向俄羅斯提供砷化鎵(GaAs)器件,該器件制成的信號發射和接收單元(T/R組件)被用于蘇-57戰機的N036有源相控陣雷達。

盡管國際上最新的雷達T/R組件已經基于第三代半導體——氮化鎵(GaN),但俄羅斯同樣并沒有相關的技術和制造能力。

因此,在韓國等國家在芯片領域將俄羅斯列為制裁對象之后,蘇-57戰機的生產進度受到了顯著的影響。

不過,雖然在部分技術上被“卡了脖子”,但俄羅斯從蘇-75項目開始,就沒有停止尋找“外援”。

在2021年底迪拜航展上,俄羅斯與阿聯酋針對蘇-75戰斗機的研發合作進行談判。談判內容涉及戰斗機所需的復合材料和通信技術。

從俄羅斯的視角來看,這樣的合作是雙贏的:俄羅斯想借此振興目前發展不如人意的國防工業,而阿聯酋則可以在戰斗機減少上對美國和西方的依賴。

首飛被推遲的背后

2022年8月,在俄羅斯工業和商業部長丹尼斯·曼圖羅夫明確表示將推遲蘇-75首飛后,俄羅斯聯合航空制造集團公司(UAC)總裁尤里·斯柳薩爾表示:

(我們)仍將計劃繼續制造4架蘇-75原型機。

據稱,蘇-75項目將使用現代超級計算機技術,此舉能夠顯著縮短原型機的建造時間,并確保最早在2024年開始飛行測試。

雖然俄羅斯對蘇-75的研制進度相當樂觀,但外部環境并不如此。此前有意與俄羅斯開展合作的阿聯酋已經“階段性”地暫停參與蘇-75項目。據媒體評論,這可能會導致關鍵的資金和研發來源斷裂。

從蘇-75的研制進度來說,其“產品30”發動還處于測試階段;其將使用的復合材料、半導體、芯片等材料,依然沒有明確的國產化解決方案,而這將涉及機體、有源相控陣雷達等多個關鍵部件的研發和制造。

“產品30”發動機

對于俄羅斯來說,蘇-75是一款被寄予厚望、有機會在國際裝備市場再次為俄制飛機打下一片天地的創新產品。但計劃不如變化快,在俄烏沖突的背景下,蘇-75是否能夠如期進入國際市場,并扛起為俄制裝備獲得新市場份額的重任,正變得前途未卜。

責任編輯:王慧